八桂古代清官廉吏|元结:清廉率下变通救时

日期: 2022-01-29 作者:刘晓霞    来源: 广西纪检监察网        字体:[] [] []

  元结(719―772),字次山,号漫郎,自称浪士,唐代河南鲁山县商余山人。是著名的诗人、政治家和军事家,因功被授水部员外郎,兼殿中侍御史,充节度官,两度出任湖南道州刺史,曾任容州(今广西容县等地)刺史。

  元结是一位富于正义感、关心国家安危与人民疾苦的政治家。在多年为官及军旅生涯中,他严格要求自己“清廉以身率下”,极力呼吁朝廷使臣“变通以救时须”。

  广德元年(763),岭南溪洞瑶族及西原瑶族反抗唐王朝的压迫,曾一度攻占道州(今湖南道县)。为解救朝廷之急,元结奉诏出任道州刺史。

  第二年五月他到任的时候,满目疮痰。安史之乱后,民不聊生,道州城原本四万户人只剩下不到四千户,县城也残破不堪。面对田园荒芜、民不聊生,朝廷却依然按照往年一样征收赋税;派来的官吏仍不顾百姓死活,不断催逼粮饷。元结到任还不到五十天,公案上就堆满了两百多封催征赋税的命令,而且都标明"失其限者,罪至贬削”。他对道州百姓充满着同情,宁肯不为官也决不向老百姓逼交赋税,对自己的尴尬处境泰然处之。

  有一次,元结去暗访,乔装成外地客商,在山中听到一位老人呤唱:“日子难熬好可怜,心中好比黄连苦。苦菜蕨根填肚子,一无油水二无盐。”这样的歌词震撼了元结的心灵。道州已经是“大乡无十家,大族命单羸。朝餐是草根,暮食仍树皮。出言气欲绝,意速行步迟”了。朝廷下达的赋税任务不完成,自己就要承担“失其限者,罪至贬削”的后果。如果按照朝廷的要求征收赋税,老百姓就没法活了。考虑再三,他决定宁肯不为官也决不能从百姓嘴里往外抠粮食。他决心救民于水火,一方面冒着抗旨获罪的风险,积极为民请命,两次上了包括《奏免科率状》的奏疏,请求朝廷免去老百姓历年积欠的赋税;一方面采取种种安民措施,赈济灾民安抚贫弱,鼓励百姓修建房屋,安置贫困农户,招抚流亡恢复耕种,“冀望秋后,少可全活”。

  唐代宗终于被元结的真诚和所反映的灾情感动,批准了元结的请示,下旨免征了当年道州的赋税,两次共减免道州赋税二十多万缗。几年下来,经受沉重创伤的道州百姓终于逐渐恢复了元气,有一万多转徙流亡户陆续回到家乡安居。

  元结在《永泰元年贺赦表》中这样记述:“贫弱者多劳苦日久,忽蒙惠泽,更相喜贺,欢呼作跃,不自禁止……”远在四川的杜甫对元结极为称赞:“道州忧黎庶,词气浩纵横。两章对秋月,一字偕华星。”

  大历三年(768),元结调任容州刺史,兼容管经略使,并授予容州都督职衔。当时的容管共辖六县十四州,包括现在广西的容县、陆川、玉林、博白、岑溪、合浦、浦北、灵山和广东的信宜、茂名、廉江等地。安史之乱后的容州与道州一样民生凋敝,由于朝廷“频诏征发岭南兵”,重赋厚敛,百姓苦不堪言,岭南瑶族首领梁崇牵、覃开等,联合西原瑶族首领张侯、夏永等率众起来反抗,攻占容州已达十二三年

  元结到任前的四任容管经略使,根本就无法进入容州,他们都是寄身在梧州或藤州理政的,也就是所谓的“寄理藤州,或寄梧州”。元结初上任时也是“寄理梧州”,把家眷寄居别处后,便“单车将命”,赴于动乱之地。

  元结有悯民之心,对少数民族不歧视,不沿用镇压的办法,而是以非凡的胆略、见识和异常的气魄,不动武装,不用暴力,改变了以往容管经略使一味镇压的方针。他常常不顾个人安危,“深入猛峒,亲自抚喻”,即赤手空拳地深入瑶族人居住的山区,对瑶族同胞进行抚慰、劝勉,晓以大义,取得广大瑶族同胞的谅解、信任和支持。他亲自和瑶族首领会面、缔盟,既说理,又交心,使得他们心悦诚服。双方建立了信任,战乱自消。“六旬而收复八州”,只短短六十天,元结就使八个州恢复了和平安定的局面。经过几年治理,生产恢复,人民康乐。在那时,这简直是难以置信的奇迹。难怪他的好友杜甫会发出这样的感叹:“得结辈十数公,落落然参错天下为邦伯,万物吐气,天下少安可得矣。”

  为老百姓做了好事的官员,必然会得到百姓的爱戴和拥护。元结母亲逝世,元结离职“丁忧”的时候,容州百姓纷纷挽留他,“人皆诣节度使请留”。他离职之后,“民乐其教,至立石依依”。元结辞世后,颜真卿在为他所写的《墓碑铭》中称赞道:“容府自艰虞以来,所管皆固拒山谷,君单车入洞,亲自抚谕,六旬而定八州。”元结无论在哪里做官,都为当地百姓谋福祉、做好事,深受百姓的信赖和怀念。《鲁山县志》《永州府志》等都记载了他的事迹。湖南道州为元结建立了生祠,湖南祁阳县建有元结碑,广西桂林至今还有元结的手迹题字等。(南宁市青秀区纪委监委)

分享到:
0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